悠悠千古事是中国历史网,主要收集和分享中国历史人物故事、历史名人、历史故事等。

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www.uuqgs.com)

当前位置:悠悠千古事 > 野史秘闻 > 调戏历史(四五):古代男人当“小三”其实高风险

调戏历史(四五):古代男人当“小三”其实高风险

发布时间:2017-10-10  来源:悠悠千古事 点击次数:

  小三这个名词,在现代词典的释义里,似乎不算光彩。在大多人的理解里,小三多指代被包养的女性,但也不全如此。随着社会价值观的渐变,男性甘当小三者也大有人在。只是,若换作男权意识占据主流的古代,要男人低下高昂的头,依偎在女人臂弯,恐怕很难,当然,也不是没有。他们傍的,多是富婆。至于古代最有资格拿下“富婆”认证的,不是寡居的太后,就是寂寞的皇后。

  秦皇嬴政的老妈赵姬,就是这样一位寡居的太后。《史记》里的记载相当的调皮:“太后(赵姬)淫不止,吕不韦恐觉祸及己”。什么意思?原来,这个赵姬,本为吕不韦的姬妾,后来吕不韦做了一场政治投机,将她献给了当时还流亡在赵国的异人(即后来的秦庄襄王)。可即便如此,赵姬和吕不韦暧昧关系却一直纠缠不清。及至嬴政即位,吕不韦年纪也大了,实在也折腾不动了。可赵姬这婆娘,却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天天一直CALL自己前来“谈心”。于是,吕不韦得寻一个办法,给自己解套。

  什么办法?自然是找个“小三”来做苦力,分担自己那段纠结在石榴裙下的忧伤。可这事,得偷偷摸摸地干。经过一系列暗地里的考察,吕不韦的花名单上,终于锁定了一位叫嫪毐的人物。为了让“小三”成功上位,吕不韦可谓煞费苦心,《史记》里有的记载依旧淘气:“使毐以其阴关桐轮而行,令太后闻之”。用现代语言概述,应该就是要求嫪毐赤条身体,,以阳具为轴,穿入用桐木做的车轮中绕庭狂奔而不坠,而吕不韦要做的,就是假装无意间邀上赵姬,漫步此处上演一场偶遇的桥段。可这阳具滚轮的把戏,比起现代街头艺人表演的胸口碎大石,恐怕还得惊悚得多,绝对是高危动作(就算以作风大胆著称的《3D玉蒲团》,恐怕都不敢这么拍)。你看,这“小三”上位容易么?

  果如吕不韦所料,赵姬被眼前这深刻的景象彻底地惊呆了。《史记》记载:“太后闻,果欲私得之”。可是,嫪毐的小三修行之路,还远没有结束。这赵姬,可是太后之身,得在宫中养着。一个大男人,不能总在宫中这么抛头露面吧。当然,吕不韦有的是办法,他拍了拍嫪毐的肩膀,掏出一套太监套装,道,哥们,委屈一下你了,穿上这个吧(“乃进嫪毐,诈令人以腐罪告之”)。于是,我们浑身上下散发着雄性荷尔蒙的嫪毐同志含着委屈的泪水,咬咬牙剃了相依多年的胡子,习得伪娘做派,嗲声细语扶腰扭臀在人前穿梭。

  当然,嫪毐的付出,终究是有回报的。《史记》记载,顺利成为赵姬“小三”的嫪毐“家僮数千人,诸客求宦为舍人千馀人”,风光一时无两。可是,这快活日子久了,麻烦就来了,古代避孕措施简单粗暴,如此夜夜笙歌,难免“中招”。 赵姬倒也义气,竟想了掩人耳目的手段,给嫪毐生了两娃。可这事,终于还是传到了嬴政耳里。嬴政是谁?千古一帝。嫪毐即便赵姬撑腰,但要和嬴政演对手戏,终究还是螳臂当车,落了“车裂以徇,灭其宗(《史记》)”下场。当然,这戏搁在现代,准是一部收视率爆棚的跋扈小三和姘头儿子争家产的豪门恩仇录。

  男版小三最后落到身首异处,绝非只嫪毐一人。同病相怜的,还是不少。譬如,下面登场的这位。此人生在南北朝时期北魏年间,名叫高菩萨。高菩萨这名字,咋一听,还有点艺术大师王家卫镜头下不入世的武林高手的味道。可惜,他的实际身份,却是活跃于宫中的假太监。至于我们的高菩萨,如何“过五关斩六将”,护送胯下小宝贝成功躲过把关官员的纠察,史书并无交待。当然,这也不是重点。反正,他和当时的皇后冯氏勾搭上了。

  高菩萨如何入了冯氏的法眼?原因大概有两。一是冯氏的老公,也就是孝文帝拓拔宏,是个事业心很强的男人,常年率兵东征西讨,按现代话讲,就是经常出差。二是高菩萨仪表堂堂、身体挺拔,如果有现代模板,大概就是有着F4那样的好皮囊。当然,寂寞少妇花样男,可是当代言情小说的必备桥段,我们的高菩萨,顺利成了冯氏的小三。

  高菩萨求财,冯氏求色,各取所需,本也相安无事。可是,包养的日子长了,难免露了风声。宫中又本是八卦之地。终于,拓拔宏知道了内情。这下,小三自然倒霉了。经逐一审问核实后,拓拔宏大手一挥,将高菩萨以及相关一干人等,统统砍头以泄愤。至于皇后冯氏,从此打入冷宫(按现代话讲,就是两夫妻闹分居)。你看,常说小三拆散别人家庭,高菩萨倒也是应验了说法。

  当然,这小三的下场,也总有例外。譬如,战国时代的秦人魏丑夫就是幸运的一个。这人的长相,其实和名字倒没有太多关联,叫丑夫的,实际是个美男,叫凤姐的,却未必是个美女。当然,我们的魏丑夫,可是当时数一数二的帅哥,包养他的,是秦宣太后。

  这秦宣太后,既然获得“太后”认证,有一点是肯定的,即老公嗝屁了。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秦宣太后,正是一位风流的寡妇。有意思的是,我们的秦宣太后还是一位乐于和大家分享的女人,尤其晒些风流韵事。譬如,在某次政治局常务会议上,谈到某邦交邻国请求军事援助,是战是望,与会大臣意见出现了分歧。

  此时,秦宣太后喝了一口咖啡,说话了:“想当年,先王和我挑灯夜战,那个死老头把大腿压我身上,可把我整得累得够呛,可他换个姿势,把整个身子放上来时,我忽然觉得,这死老头还蛮帅的。这是为什么呢?因为这样比较舒服嘛”。什么意思。秦宣太后的态度很明确,该不该卷入这场战争,和道义什么的没太多关系,关键是能否让秦国舒服地获利。

  你看,这秦宣太后玉口一开,可谓震古烁今,朝上的小伙伴们,一下子就惊呆了(即便当代,在办公室里跟同事大谈老公房事的,恐怕也不多)。值得一提的是,这可不是什么八卦杂志的杜撰,《战国策》里可是正正经经的有记载:“妾事先王也,先王以其髀加妾之身,妾困不疲支也;尽置其身妾之上,而妾弗重也,何也?以其少有利焉”。

  魏丑夫能被这样一位经验丰富的女人包养,其实真不亏。可是,秦宣太后年纪毕竟年长许多。日子久了,自然年老色衰。年老色衰了也罢,关键是,马上要一命呜呼了。可是,这位秦宣太后,实在是位多情的人物,竟要拉着魏丑夫陪葬(“太后病将死,出令曰:为我葬,必以魏子为殉。”《战国策》)。这下,魏丑夫急了,心道,我只是一个小三,牺牲色相也就罢了,把小命赔了那就太不值了。于是,他花了重金,雇了一个说客,去做老太后思想工作。

  《战国策》有了这样的对话:“说太后曰:以死者为有知乎?太后曰:无知也。”后面的话,换做现代语境,说客意思大概是这样的:从唯物主义的观点说,人死后是没有思想的,既然没有思想,何必要拉个人相陪呢?退一步讲,用唯心论说法,太后你给一个区区小三这么大的排场下葬,想想,您地下那位先去的老头,要是知道了,岂不气得活了过来(“若太后之神灵明知死者之无知矣,何为空以生所爱葬于无知之死人哉?若死者有知,先王积怒之日久矣。太后救过不赡,何暇乃私魏丑夫乎?”《战国策》)。

  太后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魏丑夫这小三的命,总算是幸运地捞了回来(“太后曰:善。乃止”《战国策》)。

与“调戏历史(四五):古代男人当“小三”其实高风险”相关内容推荐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最新更新
  • 人物
  • 真相
  • 战史
  • 文化
  • 野史
  • 社会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周排行榜
  • 月排行榜
  • 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