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千古事是中国历史网,主要收集和分享中国历史人物故事、历史名人、历史故事等。

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www.uuqgs.com)

当前位置:悠悠千古事 > 野史秘闻 > 调戏历史(三六):古代“买春”可以是件清新脱俗的事

调戏历史(三六):古代“买春”可以是件清新脱俗的事

发布时间:2017-10-09  来源:悠悠千古事 点击次数:

  女人也许是这个世界上难懂的动物,而男人似乎恰恰相反。无论是多金的还是少银的、内涵的还是浅薄的、俊美的还是丑陋的,大多秉性相同。只需逮到机会,总会变着法子偷腥。如此一来,当代怨女们只能在微博上感叹:以前寻思帅的风流,索性嫁个丑的,可这丑的,也还风流,如此想想,还不如当初找个帅的。

  有意思的是,偷腥买春这般行径,在当代社会一味受着谴责棒打,冠上粗俗不堪的帽子游行于大小媒体,可在古代文人的世界里,大多却被演绎的有如唯美爱情故事。譬如,下面登场的柳永同志,就是个中翘楚。

  这个柳永,应该算是语文课本里的常客。但凡提起他,我们总能想到“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等词句,眼前豁然一幅美如画的场景。可是,对于柳永本人而言,也许一句“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才是一生都躲不过的节点。

  为何如此说?原来,我们的柳永家,可是世代为官。柳永打小就立下志向,将来定要官至公卿,做个光宗耀祖的“官二代”。要当官,自然得参加科举考试。考试这玩意,在自负满腹经纶的柳永眼里,似乎就跟玩一样,轻轻松松的事。于是,初次进京赶考之时,早是信心满满的柳永,在个人微博上写下“定然魁甲登高第”(《长寿乐》)。可是,柳永偏偏却落榜了。

  怎么会这样?是自己答题太过风骚,忘写名字啦?还是阅卷官员打开卷子方式不对?郁闷的柳永推开房门,青年旅社对面是妓院。这妓院,文艺的说法就是青楼。古时的青楼,很有意思,大多开在考场附近。理由也很简单。因为考生经过大考,难免要放松,放松其实就是放纵。这就跟现在高考之后,考生接下来要做的流程一般都是先撕书然后结帮到KTV一把鼻涕一把眼泪鬼哭狼嚎“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古时考生的放纵,当然是买春啦。

  其实,柳永究竟是不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流连欢场的,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复读”的柳永二次“高考”,又落榜了。如此反复,“学霸”就考成“学渣”了。起初的锐气掉了不少,牢骚的情绪却多了不少。其实,此时柳永,在民间已小有名气了(按现代话说,就是“微博红人”)。满腹才气却被官方看低,柳永不服。于是,在更新的微博里,添了满满吐槽。其中,就有刚才提到的“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巧的是,这条恰恰成了“热门微博”,恰恰被当朝皇帝宋仁宗看到,而且,记下了。后来柳永再度“高考”,好不容易终于过了几关,只等皇帝朱笔圈点放榜。可是,当仁宗皇帝在名册薄上看到“柳永”二字时,脑海里的“搜索引擎”莫名开启,这不是当年那条“微博”原作者吗?于是,我们的天子先生大笔一挥,批示道:“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宋仁宗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尽情买你的春好了,公务员队伍不适合你。

  北宋年间公务员能否买春?我们不得而知。但柳永的仕途,却从此落下了污点(直到数十年后,已是五旬老者的柳永,屁股才勉强挨到了领导的座位,大概当了两年处级干部)。官当不成了,但“奉旨嫖娼”的口谕,柳永却举上了头顶。当然,经过数度“高考”的落败,日渐成熟的柳永的字典里,此时的买春,已不是简单的低级趣味和生理需求,它已升华到人生的高度,甚至油然产生了如当年俞伯牙和钟子期般“高山流水、琴瑟合来”的超俗意境。

  一介青楼女子,怎就让一代文豪生出如此情怀。原来,古时的青楼坐台女子,绝非现代所谓的那些,成天啥也不学,除了秀玉照秀包包就是盘算着如何成为“富二代”的菜。她们,是要有从业要求的,即“琴棋书画诗酒花”样样不得落下。按现代标准衡量,大概就是钢琴十级围棋九段书法作画拿到国家认证还参加过新概念作文比赛,并且酒量不错偶尔还能绣点十字绣。你瞧瞧,这样复合型高等人才躺在床上。是个男人,料必喜爱。也许,正是有感而发,柳永方有了“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有意思的是,买春的,买出了知音,卖春的,也卖出了情怀。而且,还是集体情怀。当时的青楼界“朋友圈”,流行着这样一句行话:“不愿君王召,愿得柳七叫。不愿千黄金,愿得柳七心。不愿神仙见,愿识柳七面。”这里的柳七,即柳永。

  可令人唏嘘的是,如此风骚柳郎,晚景却穷愁潦倒,死时更是一贫如洗(尽管此前圆了几年官瘾,却也未留下积蓄)。他的安葬费,竟也是昔日床上“知音”们集资。此后,每逢清明节,青楼姐妹们都会在“朋友圈”里相约,赴坟祭奠,或朗诵几首小诗,或弹上几曲新曲,以示哀思。后来,青楼界竟相沿成习,后辈传承下来,就有了民间“吊柳七”或“吊柳会”的说法。

  然而,把嫖玩得如此清新脱俗的,绝不止柳永一人。譬如,他的文坛前辈李煜,也可算作一个。这李煜,史上称作南唐后主,这个大家应该都知道,李煜有两个貌若天仙的大小老婆,叫做大小周后,这个稍微八卦点的人,大概也知道。接下来提及的《清异录》里,有一个忒文艺的故事,讲的就是他。

  原来,我们的李煜,有个习惯,就是喜欢打着微服私访的幌子出去嫖(当然,我们还是沿用文艺的说法,叫买春)。刚才说了,李煜家中娇妻堪称“女神”,而且夫妻生活和睦。看来,男人出去乱来,还真跟老婆美丑、夫妻关系好坏没有太多关系。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有意思了。某次李煜“微服私访”,点了一位“佳丽”,可未想“佳丽”的牌子,被一位早到的大师给点着收了。现代的大师,卖绿豆的炸油条的,都可以认证。但在古代,多指高僧。不用说,这个大师,是个和尚。买春这事,得讲究先来后到,可李煜毕竟是天子,于是两人“你请”、“你先请”客套了半天。这客套着,套出了友情,竟在艺术上谈开了。《清异录》如是记述:“李煜在国,微行娼家,遇一僧张席,煜遂为不速之客。僧酒令、讴吟、吹弹莫不高了”

  当然,谈天归谈天,正事还是要办的。李煜是个很讲究操守很有礼貌的天子,我们的大师,终于还是入帐先行。一旁等着无聊的李后主,诗兴大发,竟拿出笔墨纸砚,信手拈来一诗:“浅斟低唱、偎红倚翠,大师鸳鸯寺主、传持风流教法”。

  你看,文艺人买春,这范就是不一样。

与“调戏历史(三六):古代“买春”可以是件清新脱俗的事”相关内容推荐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历史热图

最新更新
  • 人物
  • 真相
  • 战史
  • 文化
  • 野史
  • 社会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周排行榜
  • 月排行榜
  • 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