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千古事是中国历史网,主要收集和分享中国历史人物故事、历史名人、历史故事等。

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www.uuqgs.com)

当前位置:悠悠千古事 > 野史秘闻 > 调戏历史(三一):李世民“麻将”故意输钱逼老爹造反

调戏历史(三一):李世民“麻将”故意输钱逼老爹造反

发布时间:2017-09-29  来源:悠悠千古事 点击次数:

  尽管谢安同志摆了一场酣畅淋漓的赌局(详见《东晋最荡气回肠的赌局》),但把赌的内涵挖掘极致的,却是另有其人。此人正是李世民。有意思的是,李世民其实不是什么赌王,相反,他还操得一手烂牌。

  当然,此时的李世民,还不是李世民。或者说,还不是我们熟识的“身份认证”为唐太宗的那个李世民。同样,他的老爹,也只是晋阳(今太原)的守将,替隋炀帝杨广打打下手。不过,当时政局颇为微妙,这杨广弑父杀兄登台执政后,偏染上了好大喜功的毛病,成天花天酒地穷兵黩武。这花天酒地和穷兵黩武,无论沾上哪一样,都是昏君的节奏。可我们的杨广,把两样都占全了,如此,大隋王朝不出问题才怪。终于,农民起义全面爆发了。

  地方不太平,中央的权威度自然降了星级。一些手持重兵的地方势力,自然有了蠢蠢欲动的心思。这些人的政治取向,无外乎两种:要么拥兵自立,要么拥兵自重。可是,李渊是个胆小的人。或者说,谨慎的人。他的选择,是观望,或者说,谨小慎微的拥兵观望。当然,李渊选择观望,也是有他的道理。因为,他的面前摆着前车之鉴。

  这个前车之鉴,就是杨玄感。这位杨玄感,本是权臣杨素之后,算是出身名门贵族。见杨广荒淫,遂动了取代的心思,趁着民变乱相,拥兵自立,进逼东都洛阳,后兵败被杀。这就是枪打出头鸟,李渊心里明白。况且,自己还是朝廷命官,是国家公务员,他的阶级属性,是为上层建筑服务的。尽管杨广昏庸无道,但食君之禄,做出背君之事,这在封建社会的道德评价上,似乎有些站不住脚。这和那些牢牢站在阶级对立面,操着锅碗瓢盆造反的农民兄弟们是不同的。

  可是,隋炀帝杨广对这个远在太原的“老实人”,却似乎太不放心。当时有首“流行歌曲”,叫《桃李谣》,里头有句歌词是这样的:“切忌诸李,强者为诛”。因此,杨广对于“李姓”朋友,总会多加留意。值得一提的是,古时的人,是很信这个,就像现代年轻人信星座一样(比如处女座的同志,在相亲会上就特别不受待见)。如此看来,李渊随时都有被“双规”的风险。偏偏,李渊是个沉得住气的人,他的要诀就一字:等。李渊能等,可他的儿子李世民,却没有这个耐心。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李世民的政治意图,相当明了。可惜的是,他爹不听他的。

  接下来,就是李世民发扬赌技的时候了。原来,李渊不听他的,或许会听一个人的,此人名叫裴寂,为李渊副手,时任晋阳宫副监。这个裴寂,是李渊的早年密友,两人性情相投,一块饮酒一块吃肉,一张床一张被子一通宵侃天说地这是常事。当然,李世民要做的,就是和这个叔叔辈结交。恰巧,裴寂生性好赌。

  好赌,这事就好办了。李世民寻了个机缘,邀上这位叔叔来到晋阳城最豪华的一家会所,先来了一通大鱼大肉。酒足饭饱之后,李世民拉着裴寂,进了内包厢。这包厢里,没有别的,只有正中放着一张精致的“麻将桌”。裴寂正待发问,李世民倒是先开了口:闻说叔叔赌技了得,小侄今日技痒,可向您讨教一番?这李世民,梳了一个势在必得的发型,又摆下阵局,看来这青年人,得教训教训才是。赌瘾上来的裴寂,一屁股坐下,双手一摊,道,玩成都麻将还是福州麻将?叔叔奉陪。那我们今晚可要血战到底啦,李世民酷酷一笑,喊上左右,凑了两个脚。赌战开打。

  接下来的事情,却大跌了裴寂的眼镜。原先还人模狗样的李世民,不是点炮就是诈和,连摸牌的姿势,也是颤颤巍巍毫无造型。一个晚上下来,发型凌乱了,衣冠不整了,黑眼圈也出来了,桌上数百万的筹码,也换成对面的主人。拉开窗帘,天鱼肚白,李世民梳了一下发型,苦笑道,叔叔果然厉害,改日再战。

  如是几日,夜夜厮战,赌桌上的两人,竟成了推心置腹的好友。当然,裴寂不是傻子,李世民故意输钱,与己结交的把戏,自然早已看出。钱对财大气粗的裴寂,或许不是问题,但在赌桌上被当神一样供着,虚荣心的极大满足,却是很享受的。终于,裴寂开口了:好侄儿啊,难得你有如此诚心,要叔叔帮什么忙,直说吧。下面发生的事情,可就热闹了。

  热闹的事情,当然不是裴寂、世民拉着李渊,一边玩斗地主一边喊着“大你”、“抢地主”然后把起兵的事给定了。这叔侄俩,玩了一个空前绝后的局。这个局,是个饭局。局中人,不用说,自然是李渊。剧情的发展大致是这样的,裴寂设宴晋阳宫,专门请来李渊。觥筹交错,把盏酌饮,如是几番,李渊喝高了。就在此间,门帘后翩翩走出两位佳人,唇红齿白,风韵妖娆。李渊也是常在官道上混的人,这样的场面,自然不是新鲜。和老友对视一笑,坏坏道,裴老弟,你又调皮了。尔后左拥右抱地又喝了几杯,踉踉跄跄地入了包房。

  不过,李渊的春梦,却做得不太干净。翌日清晨,尚在迷糊的李渊,就被老友裴寂没头没脑一通拍醒了。裴寂带来的消息,着实让李渊酒醒了大半。昨夜春宵的那两位女子,竟是当朝皇帝杨广侍寝之人。原来,我们的杨广同志,本就是好色之徒,当年北巡路过晋阳,修建了行宫,当时地方官吏为了献媚,特挑选美女,供他淫乐。虽说,杨广在晋阳的逗留,仅如“背包客”般匆匆几日。但是,这皇帝睡过的女人,终究是皇帝的女人。

  皇帝对老哥本就不太放心,安排耳目也是寻常事,如今你睡了他的女人,后果恐怕严重了。换现代话讲,就是这个包房可是装有摄像头,你那堆“不雅视频”,也许早就打包发到了杨广的E-Mail。这个绿帽子,杨广能忍得下吗?正讨论间,外面忽然响起急促的敲门声,急坏了的李渊,直拉着裴寂,不知如何是好。裴寂拍了拍李渊肩膀,从容道“兄台勿躁”,开了房门。只见进来的,不是杨广的人,而是李世民。李渊是个聪明人,看了看裴寂,又看了看李世民,苦笑道,你们这水,很深嘛。

  心照不宣地笑过之后,起兵,当然只是时间问题了。

与“调戏历史(三一):李世民“麻将”故意输钱逼老爹造反”相关内容推荐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新更新
  • 人物
  • 真相
  • 战史
  • 文化
  • 野史
  • 社会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周排行榜
  • 月排行榜
  • 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