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www.uuqgs.com)|

悠悠千古事 |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悠悠千古事 > 历史疑云 > 天津大通集团瘦身之谜

天津大通集团瘦身之谜

发布时间:2018-06-18  来源:悠悠千古事 点击次数:

  红日药业和大通燃气是大通集团的重要版图,为其旗下最主要的资产,实际控制人李占通为何要让渡红日药业的控制权,并同时筹划大通燃气引入战略股东,进一步稀释自己的股权呢?

  深交所对红日药业下发关注函,问询的焦点就在于入局者北京高特佳及海河产业基金与李占通及大通集团是否有关联关系,而上述关系的认定恰恰就是红日药业实控权归属的最关键因素。

  两笔股权的新晋入局者皆具投行背景,玩转资本烂熟于心。这一次将是资本战胜实业,还是实业战胜资本?这其中还隐匿着什么未解谜题?

  证券时报记者 黄豪

  红日药业股权争夺的戏码持续多年,如今一纸公告让渡控制权,不仅激起投资者更多疑惑,甚至交易所火速问询,只因未知的谜底太多。毕竟故事轰轰烈烈地开始,也需要明明白白地结束。

  李占通所控制的大通集团作为天津高校派系投资翘楚,最成功的作品无疑是控制了红日药业及大通燃气两家上市公司股权。然而,现在李占通却同时筹划转让上述两家公司股权,甚至把红日药业的控制权让渡。好不容易打下的一片江山,说不要就不要了?

  新晋入局者皆具投行背景,玩转资本烂熟于心。这一次将是资本战胜实业,还是实业战胜资本?抽丝剥茧,这其中还隐匿着什么未解谜题?

  密集“脱身”

  实业出身的李占通最近同时筹划转让旗下两家上市公司股权回笼资金,让市场颇为关注。

  大通集团发家于天津,创始团队多具有天津知名高校教师背景,公司由李占通实际控制,后者持股比例为70%。经过多年发展,大通集团在生物医药、房地产、环保、燃气能源、媒体广告等领域均有涉猎。目前,大通集团拥有直接和间接控股的企业包括红日药业、大通燃气、大通建设等近20家,其中上市公司红日药业与大通燃气的控股权是最重要的。

  具体来看,红日药业6月6日晚间发布停牌公告,称持股21.19%的控股股东天津大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大通集团”)正筹划公司股权转让事项,该事项可能涉及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随后公司于8日晚间公布了股权转让的具体细则。

  从细则看,大通集团6月5日与北京高特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北京高特佳”)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大通集团拟将所持红日药业3.01亿股股份转让予北京高特佳,占红日药业总股本的10%,转让价格为3.83元/股。

  在受让程序上,北京高特佳拟与天津市海河产业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共同设立天津高特佳海河健康并购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高特佳海河基金”),在高特佳海河基金设立完成后,以高特佳海河基金为主体受让上述提及股份。

  在转让红日药业控股权这件事上,大通集团可谓表足了决心。细则同时提出,在上述股份交割完毕后,大通集团将其持有红日药业11.19%股票表决权委托给北京高特佳或其指定的第三方行使,并承诺在北京高特佳持有红日药业股份大于5%的期间,将持续把剩余股票表决权授权北京高特佳行使。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上述股权转让价格为3.83元/股,相比于红日药业6月5日停牌前4.09元/股的收盘价,折价率为6.36%。单纯考虑价格因素,大通集团在这次交易中就“亏”了超7800万元。此外,受让主体高特佳海河基金目前尚未成立,甚至其内部结构仍尚未明确。在这样诸多不确定因素下,大通集团依然与北京高特佳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

  上述股权转让完成后,红日药业董事长姚小青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在与北京高特佳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后,仅仅过了3天,身为大通燃气控股股东的大通集团又与深圳德福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德福基金”)、浙江丹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简“丹鼎投资”)签订战略合作意向书,大通集团向上述两者合计转让10%股权,引入两家公司成为战略股东。

  针对上述事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致电大通燃气,公司方面回复说,大通集团转让股权引进战略投资者,控股股东应该有自己的考虑,目前还没给公司正式的说明。

  回看李占通入主红日药业的过程。红日药业由姚小青一手创办,当年由于对企业运行缺乏经验,公司资金出现短缺,在这样的情况下,李占通以股权投资者的身份入局红日药业。坊间传闻,当时李占通投资入股的条件之一,就是李占通的大通集团必须控股红日药业,同时姚小青继续负责红日药业的日常经营。

  随着红日药业在创业板成功上市,李占通与姚小青的股权暗战风起云涌,股权比例几经变更。

  大通燃气方面,2005年3月,李占通控制的大通集团分别与郎酒集团等公司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受让4家公司所持有的宝光药业公司共计5500万股的社会法人股。通过收购,大通集团成为宝光药业第一大股东,并通过产权置换,使大通集团旗下的燃气公司实现了借壳上市。

  那么,李占通此时放手把上述两家公司的股权转让出去,其所挑选的入局者背后都有什么样的力量?

  投行资本入局

  同时转让两家公司股权,甚至不惜将控股股东位置让渡出去,李占通控制的大通集团瞬间成了焦点。然而,就如笼罩在红日药业头上多年的控制权纷争的延续,在红日药业股权转让中,入局者与实际进行公司经营的姚小青并无关系。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进行一番挖掘后发现,两家上市公司的接盘方身上都有相同的投行基因,背后的实控人都非实业出身,而是资本运作的资深玩家。投行资本入局已定,“资本”与“实业”对垒的戏码仍在继续。

  在红日药业方面,李占通所挑选的接盘方为北京高特佳,高特佳拟联合天津海河产业基金接盘入股。

  记者查阅工商资料发现,北京高特佳系深圳高特佳投资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后者是知名PE机构,专注于医疗健康产业投资。

  高特佳集团的成立可追溯至2001年,当时创业板呼声正高,国泰君安为此发起设立了高特佳创投,股权结构几经变更,目前高特佳集团日常业务由蔡达建实际控制并实际经营,其直接及间接持股比例为16.96%。可以说,高特佳集团自成立以来就天然带着投行的基因。蔡达建原系国泰君安并购部总经理、北京投行部负责人。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高特佳集团早已是资本市场的老玩家。作为南派创投的代表之一,高特佳集团在A股市场战绩斐然。目前,高特佳集团还控股A股另外一家上市公司博雅生物,廖昕晰任博雅生物董事长。同时,深圳高特佳集团还通过旗下公司持有飞荣达、蓝丰生化、京泉华等上市公司股权。

  此次与高特佳携手而来的天津市海河产业基金合伙企业同样颇具看点,后者由天津津融投资服务集团和天津市海河产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分别出资200亿元、5000万元设立,而天津津融投资服务集团背后的实控人为天津市国资委。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同时翻看天津市海河产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股东,发现其潜伏了更多产业资本的身影,包括中信聚信等央企资本、紫光集团等第三方国资,泛海控股、天士力等民营性质的资本亦有入股。

  可以说,天津海河产业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是专业的投资基金,与高特佳集团的组合并不令人意外。

标签:
与“天津大通集团瘦身之谜”相关内容推荐
最新更新
  • 人物
  • 真相
  • 战史
  • 文化
  • 野史
  • 社会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周排行榜
  • 月排行榜
  • 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