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www.uuqgs.com)|

悠悠千古事 |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悠悠千古事 > 历史人物 > 唐明皇怕宰相:有韩休瘦了自己肥了天下,失韩休肥了自己乱了江山

唐明皇怕宰相:有韩休瘦了自己肥了天下,失韩休肥了自己乱了江山

发布时间:2018-06-30  来源:悠悠千古事 点击次数:

皇权与相权的博弈,在中国国家治理史上是个值得重点关注的问题,唐宋两朝就有很多有意思的故事。唐明皇李隆基就是一个典型的个案。他在中国历史上可算个浓墨重彩的人物。由于历代文人的演绎,人们大都知晓他与杨贵妃之间的恩恩怨怨,但对于他在早期的政治生活中,以“瘦了我,肥了天下就好”作处事原则,就知之甚少了。他早年擢用了自己非常敬畏的韩休作宰相,君臣之间有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唐明皇每次感觉到自己做错了事之后,就要马上问身边的近臣,韩休会不会知道?往往他还在担心,韩休的谏议书就来了,以至于近臣评议,皇上用了韩休之后瘦多了。此时的明皇开明、有为,听到近臣的话,他当即表示:没关系,瘦了我,肥了天下就好。

这是一个很典型的皇帝怕大臣的故事。中国独特的政治组织结构,一方面使皇帝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另一方面也孕育了大量拼死“犯颜诤谏”的直臣,使皇权得到了一定的监督和制约。考察唐明皇的政治生活,他早期励精图治,跟他提拔了一些敢于犯颜直谏的大臣很有关系。他曾要提拔姚崇当宰相,姚崇以十点要求作为出任宰相的条件,其中就包括要能容忍忠臣的犯颜直谏。明皇一一答应,他说:他不仅能容忍忠臣的诤谏,而且能够按照忠言去做。“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封建帝制时代,国家和民众是帝王的私产,君临一切的皇帝的个人品格和治理能力,直接关系到国家的兴衰。早年的明皇天下利益至上,能自觉地将皇权置于忠臣的监督之下,从而避免了大量的失误,所以他开创了“开元盛世”。

但是,在唐明皇的晚年,象张九龄、韩休这种敢说真话、肯提反对意见的人没有了。正如诗人晁无咎所咏:“阊阖千门万户开,三郎(唐明皇浑号李三郎)沉醉打毯回。九龄已老韩休死,无复明朝谏疏来。”皇权失去了忠诚之士的监督,明皇为所欲为,政治开始走下坡路,终至于爆发了标志唐王朝由盛转衰的“安史之乱”。他在逃窜入川之时,大发感慨:恐怕现在要找象李林甫这样的人才都找不到了。李林甫是公认的奸相,明皇的这种感叹包含了多少辛酸和痛苦。由于皇权至上,因言罹罪遭致杀身之祸的直臣强化了“祸从口出”、“莫谈国是”等等明哲保身的经验,像韩休这种敢于逆皇权意志的忠臣在封建历史长河中裸身而出,特别显眼。由于此类犯颜直谏的大臣全身而退者很少,曲意奉承、阳奉阴违的李林甫之流便浮出水面。他们当面讨好,背后弄权,游戏官场,强奸民意。如果这两类人都没有了,政治也就死水一潭。人民往往把政治的混乱归咎于奸臣当道,便出现了“只反贪官,不反皇帝”的造反。其实乱象的根源仍在皇帝。

明皇怕韩休,怕的就是舆论。如果像韩休那样的人多了,权力的运行就会朝有利于社会发展的方向发展。可以说,韩休代表的是公众意识和社会视野,他要讨好的不是个人,而是整个社会,所以他能逆皇权而能成为“出头鸟”。可惜“出头椽子先烂”的现象使他所代表的政治文化不能成为社会主流,皇权至上拖延了整个中国的发展进程。

唐明皇怕宰相:有韩休瘦了自己肥了天下,失韩休肥了自己乱了江山

与“唐明皇怕宰相:有韩休瘦了自己肥了天下,失韩休肥了自己乱了江山”相关内容推荐

看过【唐明皇怕宰相:有韩休瘦了自己肥了天下,失韩休肥了自己乱了江山】的人还看过

最新更新
  • 人物
  • 真相
  • 战史
  • 文化
  • 野史
  • 社会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周排行榜
  • 月排行榜
  • 总排行榜